你可能看的是假4K VR直播 这一篇读懂VR直播

你可能看的是假4K VR直播 这一篇读懂VR直播

2017-09-04 16:09

  普华永道曾有一个VR直播市场预言:预计到2020年,VR事件直播市场规模将达到7.5亿美元,2025年达到41亿美元;预计2020年用户量为2800万,2025年将增加到9500万。

  刘振兆将核心技术比喻成“火箭上太空”,物理知识和原理是通用的,只不过各个国家起步早晚和研发的时长不同。

  2016年12月,鸡年春晚要进行VR直播的消息传出,引发众人期待。只不过临到三十那天,原本宣传的VR直播变成了录播,让人有些失望。

  除了“大春晚”,其实央视平台上另一个春晚节目也了VR视频,这就是VR操刀的戏曲春晚。VR一开始就决定采用录播的形式,因为“春晚9月就开始筹备了,那时候团队的技术还不是很成熟。”

  第二个原理有点类似于 图片有码,也要做到心中无码 ,比如我的手机被挡住了一部分,但我们依然可以脑补出手机的全貌。一张低清晰度的图片传输到用户端之前,可以通过机器学习的超分辨率技术,在播放端变成清晰的样子,前提是这个机器知道图片原本的样子。

  根据VR的测算,这项技术能够节省带宽成本的80%,以王菲演唱会为例,如果10万人同时通过VR观看4小时,这套算法就能为微鲸节省36万元;再比如柳岩花椒直播,最高在线Mb/s左右,成本是普通直播的10倍,如果是8K直播,则是普通成本的40倍)。

  对于未来的规划,刘振兆表示会攻克 3D VR直播的难点,3D的加入,传输的数据量会是目前的两倍,未来VR发展到了8K,更是会产生庞大的数据量。

  不少涉足VR直播的企业都将“压缩带宽”作为自己的核心技术,但就像VR相机一样,夸大的成分不少。

  决定VR直播画面的因素之一是原片质量,刘振兆以戏曲春晚为例,VR使用OZO拍摄,虽然这算是第一阶梯的设备,但是在实践的过程中,发现对焦是不可智能调节的。“春晚现场有很多射灯,灯光条件复杂,使得OZO拍摄的对焦可能会对焦在演员后面的大屏幕上,演员的脸反倒看不清楚。有时候还会出现噪点。”

  除此之外,VR已经和国内前三的CDN服务商蓝汛完成VR直播CDN共建,和阿里云技术对接中,率先共建VR CDN。

  VR测算了《少女舞团》相同画质情况下的流量对比:传统技术耗费流量352MB,VR方案只用了93.1MB。同时,在相同码率(2.5Mbps)情况下对比画质,VR的截图更清晰。

  在知乎平台上有这么一个问题,“为什么王菲VR直播的分辨率号称4K看起来还是不够清晰?” 网络上一些评论文章也认为演唱会画面模糊。

  你有张良计,我有过墙梯,即便没有先发优势,新入场的玩家也有可能通过技术逆袭。

  4月底,VR上线了一款APP,类似微吼直播平台,专攻商务4K VR直播,而且不会在播放端压缩画质。

  但是直播不同,直播要求延迟低,需要网络带宽足够,网络稳定,这样现场的画面才能及时、完整地传输。VR直播又是大码率的传输,更需要把带宽降下来。

  这项技术可以针对一些特定的产品,比如足球比赛,球门、赛场、比分板等,都是固定且特定的场景,这些场景可以在传输的时候模糊处理,显示的时候高清呈现。”

  “戏曲春晚本身就是录播,为了增加VR观看这个渠道,基本每个节目都需要演两遍。这样的演员调度不可能出现在 大春晚 ,而且VR模式,对演员的入场出场、观众调控都是很大的。”

  直线、图形、计算公式,草稿纸上满是各类演算过程,没一会,A4纸上就写满了字迹。在嘈杂的咖啡馆内,VR直播的过程和技术关键点却被解释得很清晰。

  根据全球最大的CDN服务商Akamai公司的统计,2015年中国平均网速只有3.7Mbps,而4K流直播需要达到15.6Mbps。两车道需要容纳八车道那么大的车,自然会拥挤。

  刘振兆透露,VR全平台适用,可实现内容从拍摄,处理,上传到被用户观看的全部流程。根据目前公司的规划,重点接受商务业务直播,比如发布会、会议、活动、等,不堪普通视频网站VR直播效果的客户,可以在VR APP中实现需求。

  按照VR的算法,可以将视频压缩到原来的80%,就可以实现4K码率最低1.5Mb/s、8K 码率最低6Mb/s。

  团队背景:目前核心技术团队8人,来自剑桥、北大、北交大、金山、腾讯、华为、搜狐等。与中科院、大学、剑桥大学、交通大学成立合作实验室。

  除了筹备时间不足,刘振兆也透露,春晚难以做VR直播的原因还在于“容易穿帮”。就戏曲春晚的经验,现场会布置VR摄影机和传统摄影机。传统摄影机的机位在观众席靠后方,而为了达到最好效果,VR摄影机需要放在前排。若两者同时工作,必然会将另一台摄影机明显地收入画面中。尤其是“戏曲体操”这个节目,VR摄影机被放置在演员中间,更会影响传统摄影。

  “现在市面上说的4K VR直播,大多有水分,不清晰,画面受损。VR直播说得很多,其实很多人并不了解。”VR创始人刘振兆说。

  对于VR所使用的技术,刘振兆透露,目前只有3家能做到,除了VR,只有国外公司Pixvana、Visbit有实力。“当然,不排除其他公司研发出来,但是就时间点来说,会比VR晚至少一年。”

  2016年,VR直播似乎搭上了“直播”的快车,开始变得热门,每个星期都有大把的VR直播的流量穿过网,来到用户的手机端。

  VR是一个年轻的团队,成立于VR资本正热的2016年初,期间却一直埋头研究,很少发声,直到鸡年戏曲春晚的VR录播推出后,才借着春晚的热度,崭露头角。独角兽企业无所谓先来后到,VR较晚,也不乏成为塔尖团队的可能。

  实际上,VR直播可以应用的场景确实有开发的价值,比如体育、新闻事件的直播、教育课程、医疗现场的直播。

  在VR直播大潮中,刘振兆直言VR的核心技术和优势是“国内唯一能实现在普通网络条件下呈现4-8K/360 /3D VR直播的团队。

  “VR的核心业务是 4K VR直播,对于目前的市场,希望所有进入的团队都能做到线K,而不是低质量画面模糊的直播。只有整个直播大好了,每个企业才能受益。”

  之下,一些具有先发优势的企业现在VR圈内站稳了脚跟,比如拿下春晚VR录播的兰亭数字,以及和中超合作的微鲸。

  VR直播不是新鲜事物,早在2015-2016 NBA赛季中,Next VR就用VR技术进行了一次篮球比赛直播。

  “VR是360 ,人眼在前面,看不到后面,视频要优先眼前是最高清的,后面的清晰度会逐渐变低,这样数据量就小了。

  “有些公司可以降低带宽50%,但是画质。比如用户的正前方垂直方向20 左右视角的画面非常清晰,但是朝着上下45 的方向扩展,画质损失会非常严重,图像也很模糊。还有一些使用了H.265技术的企业,能节省40%的带宽,但是在终端播放时兼容性差,手机观看一会就发烫。H.265是个公开技术,每家技术企业都可以使用。”

  受制于大网络,用户在观看VR视频时,只能接受被视频网站压缩成1080P的视频。

  拍摄、实时拼接、云转码服务带宽压缩、CDN、全平台用户体验,这是VR直播完整的一整套步骤。

  直播和录播不同,录播是可以缓存的,比如可以缓存10秒的内容,即便遇到网络抖动,个别画面传输不畅,用户也可以先观看缓存好的。

  “应该说目前的真VR直播技术还略有不足,大规模的技术完善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,一旦技术完善,假VR直播可能以其廉价继续存在一段时间,因此保守估计两年,市场会劣币。”

  VR成立于2016年初,潜心研究直播技术一年多,积累了一套自研的4K VR直播的底层算法。

  王菲演唱会、鸡年春晚、中超足球比赛、全国,除了这类大型IP,很多不太知名的真人秀、发布会、庆典活动、手术现场也采用过VR直播。涉入的企业包括Youtube、VALVE、芒果TV、微鲸、乐视、蜗牛云、花椒直播、优酷土豆等。

  正常戏曲春晚做下来,VR得到的主办方反馈是“比想象中要好,清晰度高”。

  需要明确的是,“4K”指的是分辨率,4096*2048,一张图片的清晰度是可以压缩的,两个同样大的图片,画质高和低,数据量大小是不一样的。就像压缩包,压缩率调到90%和40%,清晰度是不一样的,虽然看上去尺寸是一样的。